快捷搜索:  as

区域硬发展离不开“软实力”

  《金融时报》记者:那么,还有一些地区可能目前营商环境建设方面还存在明显短板,您对这些地区有何建议?

  就一个城市来说,要提升对企业和人才的综合吸引力,首先需要站在创业企业和创新人才的角度,全面、客观地评估当地营商环境的优势和短板,找准改善本地营商环境的突破口,精准施策,提升在同类城市中的竞争力,切实缩小其与企业预期的差距。万博营商环境综合评价体系可以追溯到前十年各地营商环境的几十项细分指标变化,也可以对不同地区营商环境各项指标进行对比分析,可以协助不同地区从自身情况出发全面提升营商环境的水平。

  根据万博营商环境评价结果,受益于多年工业化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技术积累,大连、沈阳等东北的龙头城市与其他地区经济规模相近的城市进行比较,综合营商环境仍具有一定的优势,但短板也非常明显。比如,选取了经济总量在7000亿元-8000亿元之间的10个城市,与大连的营商环境比较,发现大连的营商环境位列前四,其中生活环境、金融环境位列前三。但文化环境中的私营企业活跃度,技术创新环境中的专利数量等方面还有待加强。再比如,选取了经济总量在5000亿元-7000亿元之间的10个城市,与沈阳的营商环境比较,沈阳仍然具有明显优势,营商环境指数得分最高。但沈阳在空气质量,政府研发投入力度、外资吸引力等方面,还有待进一步改善。

  《金融时报》记者:根据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中国经济传媒协会、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和第一财经研究院发布的《2019中国城市营商环境指数评价报告》,上海、北京、深圳、广州位列前四,您认为这些地区做对了什么?还有哪些值得改进的地方?

  深圳的硬环境指数位居全国第一,在经济发展速度与环境质量改善两方面实现了良好的平衡,在全国GDP排名前20位的城市中,深圳的空气质量排名第一。深圳一直把创新驱动作为城市发展的主导战略,工程实验室、工程研究中心等各类创新机构数量、技术专利数量、科研支出等居全国前列,技术创新环境名列第一。但在人才环境方面,本地高等学校毕业生数量、大学数量等仍有可提升的空间。

  第一,要营造创新友好的法律软环境。对于恶化营商环境的各种行为和现象,如破坏市场秩序、侵犯知识产权、侵害企业合法权益进行严厉惩处。第二,政府应适应“软环境营造者”的新角色,进一步优化政策环境,为企业家和创业者搭建起“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宽广舞台。第三,营造与新经济对接的融资软环境,使得各种发明创造可以无障碍地获得全球资本的支持并在全球资本市场兑现价值。第四,营造更有吸引力的人才软环境,在土地、资金等政策资源上向教育、科研机构大力倾斜,同时鼓励社会力量建立新型教育、科研机构,完善创造型人才实现其创意创新的配套资源。第五,营造适宜企业成长的文化软环境。第六,打造更有吸引力的生活软环境。

  《金融时报》记者:当前各地均致力于优化营商环境,您认为其中的关键在哪里?

  中国东中西部的经济发展具有一定的不平衡性,在东部地区出现了传统产业和成熟技术外移趋势的背景下,部分中西部地区体现出了一定的后发优势。比如相比于资源接近枯竭的省份,宁夏仍有较为丰富的资源。作为“丝绸之路”上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宁夏是面向中亚、西亚国家,拓展贸易物流的重要通道。从万博营商环境指数结果来看,宁夏在人才方面已经有一定基础,高学历人口占比居全国中等水平,但在金融环境方面,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均较为落后,截至2017年底,上市公司数量仅为13家,金融机构营业网点资产总额不足万亿元。未来宁夏化工业和纺织业等产业进行国际市场拓展时,还需要加强金融环境的支持。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

  那么,究竟什么是好的营商环境?一些好的经验为何存在复制困难?部分地区的薄弱环节又当如何突破?就上述问题,《金融时报》记者专访了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

  滕泰:营商环境建设仍处于摸索阶段,而一线城市和部分新一线城市在营商环境,尤其是软环境方面确实已经找到了自身的突破口,积累了一定的“先进”经验,但在推广复制的过程中,由于不同城市的资源禀赋、发展阶段、产业定位等各有不同,推进进度往往不达预期,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在于缺乏对于本城市营商环境全面、客观的评估。

  滕泰:近年来,北京、上海两地在提升政务办事效率、降低行政收费等方面的营商环境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善。从万博营商环境评价体系的7个二级指标和35个三级指标来看,上海、北京、深圳营商环境指数分列前三位。其中,在35个三级指标中,上海高端人才供给、政府文教投入力度、外资吸引力、直接融资、间接融资、消费市场规模等18个指标均列全国前三,有近七成的指标位列全国前五,其软硬环境的综合优势明显,但交通客流承载能力、人均道路面积、就学便利度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滕泰:发展传统制造业需要的是丰富的自然资源、便利的基础设施等硬环境;而工业社会后期,随着软产业的比重提高,软环境建设变得越来越重要。用于评估一个地区综合竞争力的软实力,除了金融软环境、技术和人才软环境外,还需要关注法治软环境、政策软环境、文化软环境以及生活软环境,满足新时代创业企业和创新人才的新要求。

  滕泰:黑龙江、吉林、辽宁都是传统的重工业基地,资源依赖型产业亟待转型,而“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舆论近几年对东北地区吸引新产业、新业态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推动产业转型和民营经济发展,东北地区需要在法治环境、政策环境和市场文化环境方面寻找突破口。

  北京的软环境指数排名第一,其中人才环境和金融环境优势最为明显,位列全国首位。在24项软环境三级指标中,科研人才供给、政府文教投入力度、大学数量、学术文化、服务市场规模、技术成果储备等12项指标均位居首位。受到空气质量、气候环境、森林覆盖率、人均道路面积等指标的制约,北京硬环境指数排名较为靠后。

  《金融时报》记者:为何排名靠后区域在学习“先进”经验时往往推进困难,水土不服?

  从计划经济的统一调配到市场经济的自主经营;从当年提倡的优化投资环境,到如今言必谈“优化营商环境”;从单一的给优惠政策到全方位的“放管服”,一路走来区域经济寻求新活力的探索一直在路上,而发展的动力正在这种变化中被激活、被释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