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雪中穿着凉鞋上学“火炉女孩”让人心疼(组图

  

雪中穿着凉鞋上学“火炉女孩”让人心疼(组图)

  11月18日,云阳县农坝镇云峰村,穿着红色凉鞋的刘兴敏(左)提着火炉和同学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CFP图

  高山上的小火炉,与浪漫无关,只会让人感受到,孩子们求知的热情就像火炉中跳跃的小火苗一样,永远灭不了。

  记者找到了那个网友们惦念的穿红凉鞋的小女孩,她叫刘兴敏,网友对这个小女孩的记忆停留在云峰村下雪当天,她穿着粉红色凉鞋,提着小火炉给同伴取暖的样子。网友们惦记,这个女孩是否还穿着那双破旧的红凉鞋?记者昨日高兴地见到,小兴敏的脚上已经换成了一双棕色的旧皮鞋。

  昨日清晨7点,山里的温度接近零度,路上的雾大得看不见几米内的人。来上学的孩子们朝学校走来,他们的欢笑声和村民家中的狗被惊醒的叫声从远处传来,走近了,你才看到,他们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提着用锡盆或油漆桶改制的小火炉。

  “面向初升的太阳,左边是北,右边是南”,读一年级的小兴敏背诵这篇叫《做操》的课文时语速极快,记者有时甚至听不清晰,陈波老师说:“山里的孩子读书是这样的。”上课的时候,小兴敏双眼一直跟着老师手里的粉笔在走,嘴里不时默默念几句黑板上的内容。一只被削得很短的铅笔握在她手里,只见头不见尾。

  前晚,本报记者赶到云阳县农坝镇云峰村小学,寻找那位穿红色凉鞋提着火炉的小女孩,而在村小学的办公室里,学校唯一的教师——23岁的陈波对着窗外下着的雨有点发愁:“天气还是这么冷!”

  这时,小兴敏把课本递给父亲,开始背诵课本上的内容。不识字的父亲望着课本,苦涩地笑了一下:“娃娃努力,我就是借钱也要供你读下去。”

  早自习时,小兴敏将小火炉放到脚边,开始认真地读起了课文,火炉里的木炭是5点过妈妈给她烧好的,为防止小火炉中的炭火熄灭,她一路上都要对着桶里吹气,木炭灰将她脸蛋弄得黑乎乎的。

  云峰村小只有4个年级,全部在一个教室里,分别是一年级、二年级、四年级和六年级。只有陈波一名老师,4个年级如何上课?陈波说,他只能上完一年级的语文课后,再上二年级的语文课,上哪个年级的课,其余年级就休息,如此反复来完成教学。

  小兴敏只有7岁,还在读一年级,无法将火炉在空中一圈一圈地抡,她课间休息时能做的就是摇一摇火炉里的炭。这时,小兴敏读二年级的哥哥看见了,走过来默默地将妹妹的炭桶抡热之后又还给了妹妹。

  “兴敏的小皮鞋是我花二十多块钱从废品站给她买的,是娃娃身上最贵的一件东西。”兴敏爸爸刘永红说,兴敏的母亲是个聋哑人。记者见到,女孩最爱惜两样东西,除了书就是这双棕色的皮鞋,每次脏了之后她总是用纸张擦了又擦。在“火炉女孩”的家中,父亲刘永红介绍说,小兴敏很爱学习,每次回家之后都趴到桌子上写作业,做完作业后再帮妈妈做饭喂猪,此前穿着凉鞋是因为家里穷还没来得及给女孩买冬天穿的鞋。

  孩子们认真地读着课文,他们的脚边,一个个小火炉里火苗跳跃着。有网友感慨,“在高山上用小火炉烤火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情。”但孩子们为了防止火苗灭掉,需要不断地去吹油漆桶中的木炭,有时教室会弥漫在呛人的烟雾中。

  陈波老师的妻子最近怀孕了,陈波说,这个冬天自己有点想走,离家太远了,既照顾不到父母也照顾不了怀孕的妻子。陈波又说,年关快到了,山里的很多村民已经邀请他到家里去吃杀猪饭,“他们的热情真是没法想象,他们只想让孩子有点文化”。所以每次看到这些善良的村民和可爱的孩子,这个23岁的小伙子又打住了想走的念头。

  兴敏的三伯说,去年女孩读幼儿班是在离村小5公里远的另一所学校,今年才转到了离家近的陈老师班上,“在陈老师这儿读,中午可以回来吃点饭,省下一元钱的饭钱。”

  上午的课上了不到二十分钟,就有一名学生提着火炉向外跑去,只见他跑到空地上,将火炉在空中使劲抡了几圈,陈波老师对记者说:“这样做是为了防止火炉中的炭火熄灭,他们这样抡是有技术的,没经验的人这样抡,肯定会被炉里的炭火烧到。”

  11月18日,位于云阳县最高点的云峰村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海拔1800米的小山村下雪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这场雪却让全国网友记住了一个特殊的小女孩,在大渝网转载的一个摄影师的照片中,这个小女孩穿着红色凉鞋、提着一个用旧油漆桶改制的小火炉,在雨雪中一蹦一跳地向学校走去,网友们亲切地将这个爱学习的山里女孩称为:火炉女孩。

  在这个冬天里,云峰村小的孩子们放学时,小手和小脸蛋永远是灰乎乎的,上面沾满了木炭烧完后飘向空中的灰烬。

  昨天,这所村小有十几名孩子带了自制的小火炉来,其中大部分是留在村里的老人们给他们做的,因为他们的父母多已远离家乡在外打工。

  云峰村的老支书偷偷地把记者拉到一旁说:“你能不能给上面建议,把陈老师的婆娘调到我们这个村来代课,给点经费,这样学校缺老师的问题可以解决,陈老师也可以长期留在山上教书。”本版稿件由记者汪再兴廖娴雅 实习生 杨林 采写

  昨日傍晚,兴敏的父亲正在为女儿的小火炉修修补补,“这个小火炉还要继续用呢,云峰村最冷的时候还没来,明年一月份这里的温度可以到零下十度左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