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想在F1上赛场来场跑步这就是未来的“上海体育名

  对此,杨亦斌坦言主要还是基于两个原因,“一方面体育集团要求赛事公司能够多参与群众性赛事,担起企业的社会责任并实现一定的社会效应,迎新跑符合这个条件。” “迎新跑我们考虑过要不要冠名,由于比赛本身名字非常好,冠名就可能会影响到赛事本身的传播,之前的‘四环跑’是一个很好的植入模式,在赛道上跑四圈,公路车入门必读——不选贵的只入对的,正好与当时赛道的冠名商奥迪契合,这样的效果比硬性冠名来得好。” 看上去,久事体育以办赛方参与迎新跑已经做了大量动作,而在业内人看来,久事体育和蒸蒸日上以及朗明公关的三方合作恰好形成了优势互补。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每一项赛事都有迫切的盈利诉求,但“蒸蒸日上”迎新跑在赞助招商和保证赛事的有利传播上也力求平衡。 这一系列堪称上海城市名片的顶尖体育赛事背后,都有相同的一个公司——上海久事体育。 如果说过去久事办赛打上了“高大上”、“国际化”的烙印,那么在即将到来的2019年1月1日新年第一天,一项群众性体育赛事“蒸蒸日上”迎新跑中,久事体育也将扮演重要角色。 当然,公益为先并不意味着脱离市场,成为合作办赛方后,杨亦斌也在考虑市场化的运营。 此间,依靠久事体育深厚的赛事资源,加入久事赛事体系的迎新跑也将与其他大型赛事相互借力,而非孤立存在。 按照杨亦斌的设想,“RUN THE TRACK”这种在赛道上进行跑步比赛的模式完全可以复制和输出,“北上广都可以推广开来,我们已经和中汽联沟通过,对方也觉得想法不错,可以帮助牵头与全国各地的赛车场进行合作……” “在蒸蒸日上和朗明公关的邀请下,明年我们将作为赛事的合作办赛方出现,三家使用股份制合作项目的形式来运作,我们不仅仅提供场地、赛事保障和后勤服务,也将对赛事有更多的资金和资源投入,成本由三家分担,收入也是三家共享。”杨亦斌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具体而言,杨亦斌表示:“我们的营销和策划团队通过各种大赛积累了较为丰富的赞助资源,有助于把赛事影响力转化为商业价值。” 据悉,今年迎新跑过程中将对“F1 1000站”(2019年中国站大奖赛将是F1历史上第1000站分站赛)有所呈现,届时年仅17岁的中国少年明星车手曹卓将作为赛事特邀的“领航员”,驾驶赛事引导车与1万名跑友一同点燃迎新跑。 “另一方面,我们的办赛模式需要多元化,以目前手上的赛事来看就各有不同,F1是通过合同明确办赛权,网球是把比赛的所有权买下,在赛事引进上除了通过支付成本购买赛事之外,通过和社会力量合作办赛也是一个选择。” “前四届比赛除了第一年亏损之外,后三年至少是打平的,这说明我们的比赛是得到市场认可的,但要持续性发展,我们还要建立起一套盈利模式。” 第一时间,澎湃新闻记者专访了久事体育赛事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杨亦斌,听他解读久事体育涉足跑步的思路与设想。 杨亦斌对“蒸蒸日上”迎新跑并不陌生,但从2019年的比赛开始,久事体育将从一个场地提供方变成赛事联合主办方和运营方。 以今年为例,10000个参赛名额在开放报名后的一个小时内告罄,那么久事入局是瞅准了跑步这个热点吗? 4月的F1中国大奖赛和环球马术冠军赛、5月的国际田联钻石联赛、9月的斯诺克上海大师赛、10月的上海网球大师赛…… “目前这个赛事的赞助体系并不稳定,每年赞助都在换,我们的团队介入将对整个赛事进行梳理,去发现赛事中的商业价值,比如有哪些地方是能转化为商业资源的,哪些商业资源又可以转化为赞助商品……” “这个赛事在2015年就出现了,当时是由蒸蒸日上和朗明公关提出新年第一天在F1赛道上做跑步比赛的一个想法,考虑到这是一个群众性体育赛事,从公益为先的角度我们以免费投入资源的形式来支持这项赛事,恰好每年12月、1月的时候赛道有档期,处于一个空闲的状态……” 杨亦斌分析,一个半天的比赛,没有电视转播,仅仅靠人群参与,它的商业兑现能力十分有限,如果能够形成一个全年的系列赛事,其商业承载能力、变现能力就会变强,对品牌的参与吸引力也会增加。 因为“上赛道”的“上”字,在新年第一天可以讨个口彩,蒸蒸日上迎新跑在诸多跑步比赛中差异化明显,深得群众青睐,但主办方也看到了赛事商业运营中存在的短板。 当下跑步赛事处在一个极为红火的阶段,而蒸蒸日上迎新跑在过去4年的磨合和培育中成绩喜人,已经成为申城最受老百姓喜爱的传统跑步比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